看《欢乐颂》的他们是否都有病?你却没他们的命

首页 » 娱乐圈 壹心理 -
导读: 我们都知道,影视作品跟现实生活的区别是,影视作品中每个人物的形象都很鲜明,而现实中往往不能贴几个标签就概括一个人。于是有人说,看《欢乐颂》,觉得每个姑娘身上都有自己的影子。

看《欢乐颂》的他们是否都有病?你却没他们的命

我们都知道,影视作品跟现实生活的区别是,影视作品中每个人物的形象都很鲜明,而现实中往往不能贴几个标签就概括一个人。于是有人说,看《欢乐颂》,觉得每个姑娘身上都有自己的影子。那么乐观的人会在每个人身上看到自己好的一面,悲观的人则会在每个人身上看到自己的问题。我是悲观的人,我觉得突破悲观才能乐观。所以在这部剧里,我看到每个人都有“病”,所以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看看人家怎么治好病,赢好命。

邱莹莹有“病”,她的“病”,叫缺心眼。具体表现是咋咋呼呼,大大咧咧。这个大家都一目了然,在人群中,她总是最先被看到并被看透的人,我们最先熟悉她,最先讨厌她,也最先原谅她。

她这个“病”的“病因”是成长环境单纯,平凡的小城市,平凡的父母,平凡的经历和学历。她就是那个路人甲、大多数。我们身上都有某一面是她,或者某一个阶段是她。

她的命运也和我们多少相似,初入职场,被误解被骗被抛弃,初入情场,被轻视被耍被辜负。然而这不是结局,她因祸得福找到了更喜欢的工作,并一心投入,开辟出了自己的小天地。

她这个“命”的“命因”又是什么呢?是应了那句话,爱笑的女生运气不会差。这个爱笑,不是爱挤笑,而是心底坦荡纯净真实的笑,因为内在不缺爱才会相信人性,她的坚强不是硬撑着跟世界作对,而是天生的百毒不侵,百折不回。

混迹社会低层,过着低端的人生,我们总是标榜做人要简单,但真正的简单,是与生俱来的屏蔽跟过滤,这种功能是最明朗的力量。愿我们能拥有!

关雎尔有“病”,她的“病”,叫睡不醒。她有一双迷蒙疲惫的眼,她说话的声音总像躺在被窝里,她既不张扬也不闯祸,既不精也不傻,她慢慢的软软的,说好听叫乖乖的,说难听叫呆呆的。

她这个“病”的“病因”是家长包办型溺爱。优越的家境,强势的母亲,让她拥有良好的教养,优秀的成绩。我们看到她,就像看到那个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的自己,从小被教育要听话,长大了却被认为没个性没脾气,常常觉得生活好累好无聊。

她在职场上呕心沥血,加班助人,却费力不讨好。她在情场上也是那么不温不火。然而,这也都是暂时的阶段,她最终也会站稳脚跟,收获爱情。

她是怎么做到的呢?她接受自己的平凡,踏踏实实的努力,一步一步积累经验,对伤害教训用心体会,向优秀的人多学多问,用一种毅力,把艰难的起步熬过去。另外,她听话理解父母,哄着父母开心,却在心里有主见,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。这种相处方式值得我们学习。

总之,木讷的好学生如何拥有精彩的人生?那就是踏实努力,坚定不移,处处留心,掌控自己。

曲筱绡有“病”,她的“病“叫任性,“病因”当然是有钱。她嚣张跋扈,无视或藐视他人的情感与自尊,走路时甩着大胯,说话时翻着白眼,看人时扬着下巴却居高临下。

她的命为什么这么好?我们骨子里,也住着一个她,看不惯的事不想忍,看不惯的人不想让,只不过我们会收敛,不然我们早被人明里暗里干死了。而她却可以肆意妄为不受羁绊,她除了是我们骨子里的自己,更是我们现实中的假想敌。

其实,除了投胎没得选,她身上也有些东西值得我们学习。如果能像她一样目标明确,自信满满,闯劲十足,多看人,多读书,练就一双慧眼,即使做不成白富美,也能告别屌丝小白的状态,成为一个思想成熟的人精。

总之,人活着要精神点,别浑浑噩噩得过且过。

在这个剧里,人物病重的程度跟她们家世复杂程度成正比,也跟年龄成正比,所以曲筱绡之后,要说的是樊胜美。

樊胜美的“病”叫虚荣,房间里那个善良的知心大姐是她的真面目,赚钱养家又不被关爱的女儿是她的真面目,而走出那个房间,挂掉家里电话,她就要戴上面具做人,办公室里的八面玲珑,男人面前的性感高傲,似乎永远都在待价而沽。

她这个“病”的“病因”是幼年缺爱。因为没有得到足够的爱和认可,所以要用物质来填补焦虑,获得足够的安全感。她极力掩饰自己寒掺的地方,不美的地方,内心里并不接纳最真实的自己,从这一点上来说,她比同屋的两个孩子都可怜。

职位好,情商高,长得美,这些都是她努力装点的假象,不值得羡慕。能够正视自己的内心,卸下虚荣的面具,找到真心相对的爱人,那才算最后的命好。

所以跟她有一样“病症”的朋友,拜金不是你的方向,伪装不能让你真的幸福,学会面对自己的内心,以踏踏实实的底气,用真面目示人。也许这需要一定的勇气和时间,但没有什么比找到最好的自我更重要,不是吗?

在整个故事里,最精英的是安迪,而病得最重的,也是安迪,前面几个人的病是加引号的性格毛病,而她是确实存在的心理障碍。用她自己的话说,她有交往恐惧,触碰障碍,她对数字的记忆超出常人,她甚至怀疑自己是有数字天赋的雨人。

安迪曾是个可怜孩子,从小失去了双亲,与弟弟住在孤儿院里,之后又被人领走,与弟弟分离。在她内心深处,对分离该是存有着怎样的恐惧?因为那恐惧太深太强大,以至于无法再与人建立亲密关系,因为她没有力量再承受一次分离。她把自己的心和身体封闭起来,牢牢与外界隔开,转化为向内的力量,在思维的某一方面肆意生长起来。

有人欣赏她的天才,有人不懂她的古怪,然而只有真爱她的人,能心疼她的病。幸运的是她遇到了这样的人,不仅懂得她心疼她,更知道怎样才能治愈她,并且有耐心为她这样做。

我们有点嫉妒她。我们心里的问题比她好解决多了,却没有人能走到我们心里为我们那样做,更多时候,我们只能掩饰着自己的病去讨好对方。

我们为什么没有那样的命呢?

我们没有她那样的天资,所以我们接触不到那个层次的人群,我们只能找一个跟我们一样的庸人甚至病人,相爱相杀。想来真是可悲,但我们总能从她身上找到我们能够拥有的东西。

比如坚强,比如真实,比如耐得住寂寞的自爱自持,只要你肯等待,那个值得的人他会来。如果有一天他来了,你不要伪装也不要退缩,你首先自己要面对,然后他才能跟你一起去面对,你要有主动改变的意愿。

总的来说,性格决定命运,这句话不是传说,他人是镜子,我们从他人身上看到自己,性格中优质的一面,找出来发展它,性格中不利的因素,我们要接纳它,学会与它相处,每一天都向着更好的自己努力。


声明:本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果存在出处、来源错误,或内容侵权、失实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,不代表《Tomjerry - 分享好玩有趣的新鲜事》立场!